经典美文最新文章
  • 我的父亲随笔散文2019-11-18

    父亲是农民。中国的农民,哪一个不是风里来,雨里去,没日没夜的劳作,省吃俭用的过活。他们在艰难困苦中走完自己的一生后,能给子女留下的,除了几间破得不能再破的茅草屋之外,就是无数苦涩得不能再苦涩的记忆了。...

  • 深深藏静静望随笔散文2019-11-18

    又一季的秋,说不出的薄凉,曾言几多花事尽,繁华谢后,人心易老。坐拥一个人的时光,我等你来赴一场文字的约会。记得,那年那月相逢,相逢在半夏的花季里,就那样不经意间在一首小诗里沉醉。途径你的世界,注定是我...

  • 为爱找个家兑现最浪漫的承诺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灯火阑珊的黄昏,我穿行在通往虹桥机场的一阵风里,微凉、微瑟的天幕上,零星的光点分明就像在空荡之境里一路野游的灵魂,上海的时空里住着那颗来自南阳的星辰,是一帧浪漫的映画,那方氤氲于日光城里的港湾,是我最...

  • 描写春雨的散文随笔2019-11-17

    一、春雨 独坐屋内,望着窗外的蒙蒙细雨,像淡淡的雾,轻轻的烟,悄无声息的为我的村庄营造了如梦如幻的意境,春天的雨就是这样,她不像夏天的雨那么急切嘈杂,也不像秋天的雨让人无聊心烦,她不疾不徐,柔柔的落在...

  • 成长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昨天,看一名学生在微博上写道:“谢谢您,张老师!我们是永远的朋友,永远是母子,永远是知己。我会加油的!我相信您给我的信心。我相信自己...

  • 父亲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小时候很少见到父亲,只是在一年的春节或秋天时能见父亲一两次面,因为我的父亲是光荣的煤矿工人,他要在千米巷道深处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将乌金挖掘而出,将温暖和光明输送给人类。 逢年过节,便眼巴巴地盼望着父亲...

  • 外婆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童年,由于家中农活太忙,父母便把我和姐弟送到外婆家寄养。 在那如梦的年月里,睡在外婆烘热的土炕上,当黎明暗淡的光线从门窗缝隙费力地挤进来时,总能看见外婆梳理头发的模样,她用嘴一次次沁过那把黄木梳子,将...

  • 过年的记忆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光阴荏苒,小时候的记忆,早已被镶嵌在岁月的年轮里,但是,每当过年的时候,我都会在那年轮的中心,取出片片永远也磨灭不了的记忆,晾晒在这美好的节日里。 一、放鞭 小的时候,最让我心花怒放的事情就是过年了。 ...

  • 我们都是孩子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我们都是孩子,只是我是大孩子,你们是小孩子。 有时候,我是你们的老师;有时候,我是你们的朋友;有时候,你们是我的孩子;有时候,你们是我的依靠。 我们都是彼此人生路上相依相伴一段旅程的过客,却在分别后成为...

  • 天凉好个秋散文随笔2019-11-17

    今晨步行上班,突然发现长在路旁砖缝里的野草已经枯黄。就像猛然看见母亲鬓角的白发,我的内心突感凄凉。这条稍显偏僻的小街是我上班的必经之路。自从搬进新居,我已经在这条小路上走了三个春夏秋冬,但,我竟不曾留...

  • 父亲的春节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一进入腊月,小镇街道上的年味越来越浓了。 我是一个闲散的人,走出斗室,也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,逛起街道来。街道两旁已是大红灯笼高高挂,印刷精美的对联、黄历、年画招惹着人们。我喜欢这种气氛,这是俗世生活的...

  • 故乡的原风景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在网上游荡。无意中点开了日本第一陶笛大师及作曲家宗次郎演奏的《故乡的原风景》。不曾预料,一曲未央,空灵、娓婉、清新的笛音就轻易摧毁了我长期以来拒绝接受日本文化的坚固堤坝。似乎有无数双嫩滑的手,一遍遍、...

  • 伤感的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在这和风习习夏日里,我用如往的笔调,叙写着我如飞的思绪。 我总喜欢冥思,喜欢宁静带给我的致远;携一缕清风,纵任心海澎湃;饮一世冷暖,放任思绪如海;尝人生百态,感生命之妖娆。 举目望着或明或暗的天空,黑了...

  • 假如我来不及爱你个人散文随笔2019-11-17

    有些事情慢慢心知肚明,却揣着明白装糊涂。你知道的,你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。也曾假装过,明白那份心情和感受。 都说事间因果循环,你曾让一个人牵肠挂肚,魂牵梦绕,忍相思而不能说不能做万千之苦。后来,终有一天...

  •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记得在过年前老公家的嫂子给我打电话近乎于哭诉的说,“太想女儿了,上次还是大年初五从家出来的,这都快一年了”我对嫂子真是深表理解...

  • 第一次进城散文随笔2019-11-17

    我出生在距离县城较远的农村,难得进城,也很少见到城里人。小时候邻居家里来了一个城里的小女孩,长得十分标致,她有一双明亮闪烁的大眼睛,一对浓密的柳叶眉,高而直的鼻梁,白皙而细嫩的皮肤,得体大方的衣着,宛...

  • 很想优雅的生活散文随笔2019-11-17

    这个是我理想中自己的样子。外形秀丽而不张扬,内心笃定而不喧哗,气质高雅又不浮华。 可惜这样的形容词离我越来越远了。究其原因,不单单是年龄的桎梏,让人有江河日下的感觉,更确切的说是因为过去几件事情给自己...

  • 你若懂我的散文随笔2019-11-17

    你若懂我,该有多好。出自莫言的一首诗,诗的前面说:你不懂我,我不怪你。但在诗的最后一句,却表达了自己内心深处深切的渴望,你若懂我,该有多好。存在于世界上的万物,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,可大部分我们无声的...

  • 一个人的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,会有一股气从胸间往上走而舒发不出来。 是这个电话吗?是这个电话里说话的人,是他说的话吗,为什么要生气呢? 这个人,唉,少见的人。我是个很能容纳的人,可是我有点儿憎恶这个人,这个人的...

  • 端午节的回忆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一年又一年的端午节从生命中经过了,带走了时光的碎片,而那些与端午节有关的往事,成了我一生的珍藏…… 在年少时我很喜欢过端午节,因为端午节有好看好闻的香袋、五股线佩戴。那时候佩戴的香袋与五股线,都是母亲...

  • 春分散文随笔2019-11-17

    总说春来了春来了,春终于真真正正地来了,在春分节气降临人间的时候。 “春分者,阴阳相半也。故昼夜均而寒暑平。” 这一天太阳在赤道上方,太阳黄经为0度。 这一天是立春和立夏之间的中分点,是北半球春季的开始。...

  • 回不去的故乡随笔散文2019-11-17

    每年的岁末,远在他乡谋生的姐姐和弟弟总会习惯性的问我是否回家。前些日子,姐姐又在电话里问我正月会不会回去。我很干脆的回答她不回,并且直言不讳的告诉她,我如今已不想回去了。听我这样说,姐姐在电话里笑骂我...

  • 延安记忆散文随笔2019-11-17

    1993年,我的足迹几乎踏遍了陕北高原,北到与内蒙接壤的榆林,神木,靖边。那时,从津京出入陕北的铁路还没有修好,大多坐火车到西安转乘长途汽车,或自驾车。走北线山西。或从西安走耀县,铜川,黄陵,洛川一路北上...

  • 一座城的旧梦散文随笔2019-11-17

    走进甘肃西和县城的历史丛林深处,在缥缈云烟里的南北朝时期,是妙庄王几度征战宫阙朱阁妙庄国城池。是历史传说、菩萨诞生的一个梦地。 这梦,是一个王朝的一生;这梦,是你我的一生。 穿梭妙庄国的大街小巷,走在妙...

神州彩票 76| 26| 469| 146| 238| 708| 245| 939| 328| 335| 974| 962| 717| 551| 987| 775| 330| 24| 575| 12| 27| 369| 490| 99| 165| 86| 891| 733| 990| 911| 744| 949| 503| 163| 789| 769| 51|